GNi

废人 小号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问我

滚烫的花(一~四)

★魔女集会,避雷

★神经病西幻设定,完全架空,不负责考证。

★人设属于pp,ooc属于我。

★长庚1/2木精灵血统,顾昀残月,灰袍,沈易星星,白袍。

★很多地方为了和pp的原文不冲突,改了她原文里的话。

——————————————————

(一)

顾昀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是在木精灵的森林和人类王国的边境小镇上。

在那个荒凉得只剩天上的秃鹫和地上的焦土的地方,精灵和人类的残骸随处可见。在顾昀脚边,黑乌鸦正啄着一具尸体的脑袋,顾昀已经分辨不出这是个精灵还是个人类。

突然他觉得眼前有点晃,一抬头,与这方土地阔别已久的阳光铺满了他的眼睛。大概是这束照着他眼睛的光太刺眼,他低下头,视线扫过大地,移向一只正叼着一块石头的乌鸦。乌鸦向来喜欢闪光的东西,想必那块东西一定是精灵制造的价值连城的石头,而它的主人已成了白骨,石头便被那野禽占了便宜。

顾昀看向它的眼睛,那乌鸦刚好也与他的视线对上。在他和那只乌鸦对峙大概三十秒之后,那只乌鸦才妥协般的放下了石头。

顾昀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连只乌鸦都吓不走。

但在顾昀边感叹流年不利,边走向那块石头的时候,一声婴儿的呻吟飘进了顾昀的耳朵,微弱得顾昀那双要天天喝药才能维持住听力的耳朵几乎捕捉不到。

他捡起了那块石头,的确是精灵的宝石,就着太阳光泛着金色的边。

就像那个孩子的眼睛。

(二)

顾昀他流浪四方,居无定所,就算捡了个孩子也不知道在哪儿养怎么养,所以在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他有一瞬间想让他就在这儿自生自灭。

他举起酒袋,对着沈易敬了一下:“那样的话,我就真的连只野乌鸦都不如了。”

沈易从篝火上掰下两个兽腿,递给了顾昀一个,说道:“祖宗,你省点心吧。我看这个孩子不像个人类,你捡这孩子的地方谁和谁才打了一场仗你不知道吗?我看这孩子你也养不起。” 说完顿了一下,“况且,你捡到的那个石头是哪家的自己认不出来?他们家和你可是世仇,就算你能放下自己的脸收养他,你能保证这孩子长大了不恨你?”

顾昀闻言一笑,看向放在一旁稻草堆里的襁褓,有一瞬间的神色融化在温柔和无奈之间。

篝火的光近乎昏暗,好似世间所有的颜色都被收在了他眼下和耳垂上的红痣里,连沈易都呼吸一窒。

沈易深知这祖宗的脾性,知道他这样反应便是怎么劝都劝不动了,于是顺着撒下的月光开始看星星,忽的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沉,扭头盯着顾昀。

顾昀仍然看着篝火的另一面,察觉到沈易的目光,转头看向他:“怎么?”

沈易见他这样,脸色又沉了一分,“看这天象,你是要……”

“嗯。到时候,还得拜托你照顾他。”

“你知道?!你知道还把他捡回来?!!”顾昀这老不死的又把自己当成了老妈子,沈易差点一口凌霄血喷到他脸上,“老子才不给你擦屁股!自己捡的自己养!!”

顾昀闻言垂眸,盯着那块他合着那个孩子一起捡回来的石头,“沈易,我这辈子没求过你什么东西,但是这次,算我求你了。”

柴火噼啪响了一声,天上的星星映着沈易权杖上的星星,沉默得光彩夺目。

突然襁褓里的孩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顾昀连忙把那软绵绵的一团揉进怀里,一会儿觉得自己抱得太紧,一会儿觉得自己抱得太松,急得快要跳起来。沈易从小和顾昀一起长大,这祖宗什么样子他没看过,但顾昀这样惊慌失措的模样还真从来没有,这家伙好像从出生以来,就是一副游刃有余的表情。

“给我吧,”沈易接过了孩子,按照自己哄人类婴儿的样子摇了摇襁褓,打破了沉默,“得了吧,你是真想把这孩子当亲生的养?”

顾昀被沈易哄孩子的举动的熟练程度吓到了,说道:“当然是真的,这孩子我卜过,天性善良,只是命中有劫,这劫我解不开,可能是太久没卜卦都不准了吧。不过沈易,说你是老妈子,许久不见还真成老妈子了啊,这孩子带得,啧啧啧,亲生的也不过如此吧。”

沈易听了前面那句话,本来想说一两句表达自己对于顾昀终于有心有肺了的感动之情,还没开口就被后面那句话堵回来了。果然前面那几句是超常发挥,后面这一句才是正常水平。

“算了,”沈易妥协了,“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孩子,就好好待他。”说着把哄好了的孩子塞回顾昀手里,拿起了自己的权杖,按在孩子额头上,

“以诸星之愿力,护我护之人一世周全。”

白袍巫师的身边泛起星星点点的白色光芒,在沈易的吟唱下,这些光芒缓缓汇入孩子的额头。孩子因哭累而闭上的眼睛睁开了,他第一次看见了除了血和焦土以外的这么美好的东西,他对着抱着他的顾昀和那些看起来像是从天上飘下来的星星,咧开了自己的嘴,笑了起来。

这一下倒把顾昀看愣了,“这孩子的眼睛太好看了,”他想,“像黄昏时候的美神星一样,比他们那族天杀的女王的眼睛漂亮一百倍。”

待到光芒全部汇进这孩子额头之后,沈易拿开了他的权杖,问道:“对了,你给这孩子起名字了吗?”

顾昀仿佛受到这个孩子的感染似的,跟着笑了起来,

“就叫长庚吧。”

听说在东方,美神星在黄昏时叫做长庚,犹如一颗耀眼的火精灵石,永远不改变它的光芒,神明用永恒来赐予它。

顾昀俯下身子,在孩子额头上吻了一下,披散着的长发落到孩子的脸庞边,耳边的碎发滑落,露出了一个银色的残月耳饰,



“那我就送给你永恒吧,长庚。”





(三)

那是一个十分寒冷的冬天,矮人住的地方从来冬暖夏凉,他们几乎没有季节的概念,也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么那么大的雪。

好多矮人的屋子门口的雪都堆到了栅栏高,他们都开心得在自己家里摆起了宴会,烧起了许多年没用的壁炉,兴奋难耐地准备这个从未有过的冬天。

矮人的孩子大多比大人们更开心,也更好奇,时间已近半夜,却还有好奇心得不到回报的矮人孩子趴着窗户,用一双深褐色的眼睛凝望着纷飞的白色柳絮。

不过,大多数孩子并没有注意到,被霜花爬满的窗子上映着一个暗淡的灰色身影,踏雪而过。

寒冷的风雪从那个人的斗篷上拂过,他怀中的一个裹得圆乎乎的襁褓把里面的孩子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灿烂得像太阳的眼睛,眨巴眨巴,似乎挺好奇地在打量眼前这个温柔的把自己捡回来的人。

那个灰袍的人是顾昀,抱着的是他从木精灵和人类战场上捡回来的长庚。

顾昀和长庚来到的村子是个矮人的村子,坐落在整个世界的边缘。这个地方夜晚不会有狼和半兽人出没,春天到了,会有漫山遍野的花,晚上太阳一下去,矮人和松鼠都会好好地窝在被窝里,活的生物都不会在外面乱窜。

顾昀用一个晚上在风雪里搭好了一座与这里的矮人们的窑洞都不一样的高大的木屋,走进了自己造的屋子里转了一圈。

他抱着长庚坐在壁炉边,让长庚从大雪的严寒中缓过来,对襁褓里那双眨巴着眨巴着快要张不开的大眼睛,勾起了自己的唇角:

“长庚,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

(四)

长庚是在矮人的村庄里长大的。矮人们虽十分友好和善良,但长庚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猛然闯进他们的生活,还是会显得有一些格格不入。

不过幸好闯进矮人们生活的不只是长庚,还有一位名叫顾昀的灰袍巫师,这位巫师长得十分漂亮,耳垂上和眼下各长了一颗红痣,自称是长庚的义父,不过他丝毫没有为人义父的自觉,来到这个村子后就十分不务正业,担负起了但凡有人办宴会就去放烟花炮仗下花雨的职责,还干得十分起劲有活力。

当然,他捣乱的机会也不多,因为一年里大概又有半年他都不在家。由于没人管,加上长的好看,长庚便在女性矮人的母性中被拉扯大。

按理来说,父子分离感情并不会太亲厚,但奇怪的是,长庚并没有和顾昀不亲,反而特别黏顾昀,甚至有时候这狗皮膏药让顾昀想一只手把他扔出去。


这天刚好顾昀不在,长庚本来打算一个人在他小义父给他们俩搭的小木屋里看会书,等着义父回来,结果却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来的是两个矮人。

这两个矮人一胖一瘦,凑在一起,活脱脱就是人类计数用的数字里面的“0”和“1”。长庚向来不喜欢有人踏进这个只属于他和他的小义父的世界,不过所幸他也并没有让人吃闭门羹的习惯,还是乖乖的把门打开,让他并不想招待的客人进来了。

那个瘦瘦的进了长庚他家的门就开始念叨长庚:“你说这小子还是豆丁的时候多乖啊,跟咱们差不多高的一个小娃娃,还水灵灵的,贼听话,现在都有两个你这么长了……”

“现在不也是水灵灵的一个小娃娃。”

“哪有……”长庚还没转身,听见有熟悉的声音调戏自己,皱着眉头下意识想反驳,在回头的那一刻才注意到这个声音和味道属于谁,忽的舒展开自己的嘴角和眉毛,眼睛里的光芒流转,里面投影着他三个月没见的小义父。

顾昀不知道刚从哪儿回来,扶着长庚还没完全关上的门,顺着话头接了一句。他身上像是被清风和烈酒腌入味的香气随着门外的花香吹进来,引得长庚一窒。

“义父!”

顾昀把自己的斗篷挂在门口,把自己的酒壶扔向长庚,酒壶在空中画了一个圆,被长庚准确地接住。他还在自己手里翻了个花,才把东西放在柜子里面。这两个动作哄得那两个小矮人一动不动,生怕那酒壶从空中打开,倒出一壶清冽且珍贵的酒。

顾昀才没注意那两个矮人的一脸惊诧,看着长庚的动作流畅且一气呵成,纳闷地想着:“这孩子身手敏捷,怕是个习武的料子,啧啧啧,怕是不能把我的法术传给他,要去当个剑士了。”

等这想法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顾昀自己都想笑了,想到:“说的像是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谁想要学你那半吊子天天都要死一次的法术啊,学沈易的法术还差不多。”

顾昀打量着长庚长的十分漂亮的脸,发觉长庚也到了该学点东西的年纪了,干脆把沈易给他抓来当老师,沈易那废物虽然废了这么多年,应该也还能用,能教长庚一点东西。

只是自己在门口站着加戏的顾昀并不知道事实其实是他十几年来,回家都会扔个什么东西给长庚接着,长庚乐得给他的小义父做事,也没觉着有什么,十几年来也都没提,久而久之,就给他这个缺心眼的小义父造成了他“身手不错”的假象。

顾昀在门口发愣想这些东西不过一瞬间,那一瘦一胖的两个矮人反应了过来这接他们话的是他们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灰袍巫师大人,便抛弃了空手接酒壶的长庚,投向这个帅得一塌糊涂的巫师的怀抱。

“真是,巫师大人连扔酒壶的样子都这么好看啊。”

“……你别犯花痴了,反正他又不是你的。”

“我不管,长得漂亮还不准人看了啊。”

“你看你,还抱着人家大腿,你看人家理你吗?”这个矮人说着也抱上了顾昀的腿。

“……”长庚看着这两个矮人,想着自己年少时是不是也这样抓过顾昀的衣角,抱过他的腿撒娇。他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心思,他想让那两个抓着他小义父衣角的矮人身在黄泉,他想让义父不管是从前还是往后,只属于他一个人。

然而想法也就在长庚的脑子闪了一下,倒把他自己气笑了,他觉得可能自己魔障了,这么大逆不道的事也能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没事!随便抱!!反正我家小长庚小时候也这样!”

“……”长庚表示自己心情有点复杂,真是不想来什么就来什么。

“对了,儿子,酒灌好了吗?”

“嗯,我就拿来。”长庚也想上去抱着顾昀,但他没有。

顾昀每次回来,都意味着更久的远离,长庚少年人的轻狂和傲骨渐渐的被在他小义父的一次又一次的不知归期中磨平,有了一些和他的年纪并不符合的稳重和沉静。

说得好听叫稳重,其实就是有什么事都往肚子里面咽,只是某顾姓巫师并没有做蛔虫的习惯,而且就算有心,机会也少得可怜,所以很多时候,长庚很安静,让人感觉他是个慢性子,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着急。

顾昀看着他的宝贝儿子大家闺秀一样的给自己温酒,倒酒,接过长庚递给他的酒壶,调笑到:“哟,大小姐许久不见,对郎君可真是冷心冷面啊,莫不是大小姐有了新的宠爱,要别了顾郎嫁给他吗?”

长庚脸上开始发烫,耳根也变得红彤彤的。

“还是调戏儿子好玩,”顾昀想到,“比沈易那个饭桶可爱一百倍。”

“巫师大人!巫师大人!!我嫁!”

“我也嫁!”

“唉,只可惜你们矮人没有一夫多妻制,不然你们就都是我的人了。”说了好像媚眼不要钱一样随便送,还顺便给了长庚一个。

长庚耳朵又红了一分,想到:“到处沾花惹草,他是不知道‘正经’两个字怎么写吗?”不过他的小义父是真的好看,天生的桃花眼带着爹娘养的风流,和两个矮人调笑着,他想要是自己是个女人,绝对看到他的第一眼便无法再移开目光,他大概也会嫁给这个人吧。

等着长庚思绪飘回来,顾昀已经把两个矮人打发走了。

长庚有点儿惊奇,平常这个人是最爱热闹的,怎么今天舍得把人赶走?莫不是有什么事情要给自己说?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不安地想着,“这次是多久?一年?两年?还是五年?”

“长庚,”

“我在。”

“那个……这个……”看来是五年以上了,长庚想。

“就是呀……我这几个月都会留在家里陪你,不出去了。”

长庚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理智崩掉的声音,“什…………什么?”

“唉,之前没陪你,这次我回来了,应该能留久点儿。长庚,你不会嫌我麻烦吧。”

“不不不,不会!不我是说义父晚餐想吃什么?!”

“随便下碗面吧。”

……

tbc.




———————————————————

——————————————————————

说实话这个设定有一点像中土世界的,但是我改了一些东西,比如灰袍巫师涅槃几次都没办法变成白袍啊,星星和残月啊,木风火雪四种精灵啊,算是一个完全的架空西幻了,你们就当架空看吧(我也是童年魔戒,你们千万不要打我啊qwq

还有关于魔女集会梗,我想写长顾的好久了,今天,终于(›´ω`‹ )

这是个删了之后的补档,之前的那个BUG太多……虽然现在这个也没有好到哪去,但是还请多多关照吧【鞠躬

lof手机改版了??!这……我都找不到tag里的东西了……